欢迎来到哎呦喂!

地球 • 自然

当前位置: 首页 /地球 • 自然 /办公室的每口空气 都有同事洗发水的污染

办公室的每口空气 都有同事洗发水的污染

时间:2019-11-27|栏目: 地球 • 自然 |点击:2

    办公室的每口空气 都有同事洗发水的污染

    图片来源:pixabay

    最近有研究指出,并不只有室外才存在空气污染。相较于室外的雾霾和汽车尾气,室内的空气中也有许多看不见的有害物质,包括臭氧、悬浮微粒和挥发性有机物(VOCs)。而这些物质来源于室内的家具、建筑粉尘和办公者使用的护理产品。这些化学物质,一旦释放到室内空气中,同样会对人类的健康造成危害。

    撰文丨Veronica Hackethal

    翻译丨石云雷

    编辑丨杨心舟

    我们通常认为只有户外才存在空气污染问题,但其实,许多上班族呼吸的空气中也含有多种看不见的有害物质,包括臭氧、悬浮微粒和挥发性有机物(VOCs)。VOCs的来源包括室内的塑料制品、建筑材料以及护理产品,类似润肤液、除臭剂、发胶和化妆品的护理产品被代谢后,同样会产生VOCs。

    一些VOCs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多种有害影响,如让人更易疲惫、难以集中注意力、耳鼻喉有刺激感,甚至更容易患上癌症。然而,充斥在办公室环境的VOCs是否会威胁人体健康?这还是一个有待研究的问题。

    早在1785年,本杰明·富兰克林就怀疑室内空气会对人体健康造成有害影响。他在一封写给荷兰医生Jan Ingenhousz的信中提到,“我认为不呼吸室外的新鲜空气对健康是有害的,因为在一个封闭房间中,相同的空气一直在被呼进呼出。”最近,一些研究也支持了这个观点。

    在一项大型研究中,普渡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复杂的传感器系统测试了在办公室环境中VOCs的复杂变化情况。他们在波兰召开的美国气溶胶协会(AAAR)上公布了这项研究的结果,虽然研究数据还不能直接证明室内的空气成分会导致健康问题,但这些结果能帮助设计通风更好的办公室,也利于该问题的进一步研究。

    探测办公室的空气

    此项研究是在普渡大学的现实模拟实验室开展的。该实验室完全模拟了一间开放式办公室的环境,并且其中装有成千上万个传感器和一台被称为“鼻子”的仪器,这台高灵敏度的大型检测仪器,能识别挥发性有机物、臭氧、二氧化碳和气溶胶。另外,研究人员在办公椅中植入温度传感器,来追踪20位研究生在这间办公室的工作时间。

    结果很意外,研究团队发现办公室空气中挥发性有机物,竟然主要来源于办公人员。受试者只需简单地活动,就能通过呼吸、汗液和唾液等途径将接近2000种的VOCs释放到空气中。研究显示,人源VOCs的浓度在一天中会发生波动,一般在下午3点时达到顶峰,这也是模拟办公室人最多的时间。空气中VOCs浓度取决于多种因素,如办公室最近是否被打扫过,办公人员是否更换了个人洗护用品以及办公室通风系统的工作情况。

    办公室的每口空气 都有同事洗发水的污染

    整个办公室都有着VOCs来源。图片:pixabay

    另外,从通风系统进入办公室的臭氧具有很强的活性,能与室内的墙体、家具表面以及办公人员产生的VOCs进行反应。研究人员发现,臭氧不仅与人皮肤的油脂反应后,能产生新的VOCs。臭氧还能与橘子皮剥开后产生的单萜类化合物发生反应,形成一种纳米级的细小微粒。而工业生产的个人洗护产品就是室内单萜类化合物的主要来源。

    研究者进一步发现,个人洗护用品来源的VOCs浓度,一般会在早上达到顶峰,这也洗嗽和整理后的研究生到达办公室的时间。一种被称作D5(环状甲基硅氧烷类)的化学物质在数千种洗护用品中都存在,而根据实验室监测数据,D5在空气中的数量与异戊二烯(一种随人类呼吸排出的VOCs)相当甚至更多,并且在办公区含量相对要更高。研究团队还检测到了与D5相似的化合物D4和D6,但它们的浓度显著低于D5。

    “我们初步的研究结果显示,相同数量的异戊二烯和D5会被释放到办公室的空气中,”Boor说,“而空气中D5的浓度,取决于办公人员使用的个人护理产品的类型和用量。”他提示这些研究结果,还只适用于试验中的模拟办公室。他的研究团队正在研究导致这些物质释放的因素,以期让研究结果更加普遍化,被能用于多种其他的场所中。

    尽管办公室的人员可能无法控制同事会呼出多少二氧化碳,产生多少皮肤油脂以及何时剥橘子皮,但他们能控制自己使用多少个人护理用品。耶鲁医学院的胸腔科医生Carrie Redlich表示, “密闭环境中,如果许多人都使用香氛产品,一些人可能会对这些物质产生不适症状,比如头疼和哮喘。但问题是:我们真的需要这些产品吗?”他问道,“我接触过许多会对这些化合物会产生明显症状的病人。在一些工作中,人们并不能直接离开带有VOCs的环境,但这肯定会影响他们的工作能力。”

    仍具争论的风险

    一些研究认为, D4、D5和D6【由硅酮产生的挥发性环状甲基硅氧烷(cVMSs)】,会对人体的健康产生危害,不过目前,有关的动物实验还不能给出明确的结论。但是个人护理的产品中均含有D4、D5和D6是不争的事实,其中D5的含量最丰富。

    一些动物研究显示, D4会影响生育,而D4和D5会导致动物患子宫癌。但根据康涅狄格大学毒物控制中心副医学主任Charles McKay的观点,这些研究中,动物是长期暴露在非常特殊的高化学物浓度的环境里。“人们很少暴露在这些研究设计的环境条件中,相反只会呆在特别低剂量的环境中,”他说,“研究确实发现动物在特殊的试验环境患上了子宫癌,但我并不确定这对人类生活环境有什么启示意义。”

    大部分动物实验都是受到硅酮产业的资金支持,而硅酮与小鼠患子宫癌具有联系的结果也都是在大鼠中发现的。硅酮产业人士宣称,大鼠可能暴露在D4和D5化合物后,荷尔蒙系统发生了改变从而患上了子宫癌,但这一结果并不适用于人类。

    批评人士提出各产业间都有着联系,但却缺乏独立的研究。德国吕内堡大学的化学家Christoph Rücker曾合作发表过一篇有关硅氧烷的综述文章,他表示,“通常来说,如果有研究发现了令人担忧的事实,那些生产厂商就会试图掩盖这些结果,并且会通过多种理由来证实小鼠研究的试验结果与人类无关。他们也经常会在行业中特定的、有一些声誉的期刊上,发表一些赞助论文,来支持他们的观点。”

    最近,欧盟也决定开始对这些化合物进行规范化管理。欧盟的REACH项目已将化合物D4、D5和D6认定为需要被高度关注的物质,并将它们归为PBT(能长期存在、可在生物体内富集和有毒性)和vPvB(存在时间特别长,非常易在生物体内富集)类物质。

    从2020年1月31日起,欧盟决定将护理产品,如沐浴露、剃须膏和洗头膏中的D4和D5浓度限制在0.1%以下。同时,欧盟还提议在所有的消费品和专业产品(干洗剂)中,限制化合物D4、 D5和D6的含量。而硅酮厂商们已将这些决议上诉到了欧洲法院。

    个人护理产品委员会的首席毒理学家Linda Loretz和硅酮、环境、健康和安全中心(美国化学委员会的下属组织,代表了北美洲90%的硅酮化学制造厂商)的高级主管Karluss Thomas指出,大部分相关研究已经通过了一些国家管理机构的审查,包括美国环境保护组织。Loretz和Thomas表示D4和D5 并不会对人体的健康产生危害,虽然一些相关的研究还未给出确定的结论。

    根据Rücker的观点,有关挥发性cVMSs与人体健康的研究是“复杂的”和“充满争议的”。在过去10年,相关研究并不多,更不用说将人作为受试者了。“研究硅酮毒性的专家也很少,并且他们还是硅酮制造业的员工,”Rücker说,“在这个行业中,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发表他们的研究结果。”

    在商业化产品中,这些化学物质已使用了将近80年。考虑到这些化合物在婴儿产品中具有很高的浓度,小孩可能会比成人更多地暴露在这些化合物中。美国华兹华斯健康中心的Kurunthachalam Kannan说,“cVMSs显然是室内空气和灰尘中的一种主要污染物,它能够与人类直接接触。”

    不论这些特殊的化学物质是否存在风险,办公室员工都应该呼吸更多的新鲜空气。本杰明·富兰克林可能会打开窗户,脱掉衣服,享受一个“新鲜空气浴”。但如果办公室的加热、通风和空调系统功能很好,员工们当然也无需脱掉衣服。

    原文链接:

    https://www.scientificamerican.com/article/office-workers-may-be-breathing-potentially-harmful-compounds-in-cosmetics/

    法律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,如存在版权或非法内容,欢迎举报,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。联系QQ:363764756

    CopyRight © 2019 哎呦喂, All Rights Reserved.